我无意中从一个「嫖友」口中知道师娘是一个妓女, 为什么叫她师娘呢?因为她是我们中学时物理老师的老婆。 我就经常去照顾她的「生意」。 当然了物理老师又不只有我一个学生,所以在我的宣传下, 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学兼「嫖友」都纷纷的去体验了这个曾经的师娘的床上风采。 师娘是一个4 0 来岁的少妇,论相貌,她只能算中等。 但要论身材,那绝对数一流!师娘是那种胸大、腰细、屁股大的少妇, 配上皮肤雪白而光滑如果她脱的光光的站在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面前 恐怕没有谁会不动心。 再加上她那炉火纯青的床上工夫,更是让无数男人流连忘返、回味无穷!其实师娘她家里并不缺钱花。 就凭物理老师的收入她可以安心的在家里当一个全职太太。 如果硬要找个她去当妓女的理由,那么只能说她的性慾太强了, 物理老师一个人根本无法满足师娘她那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慾望。 师娘她服务的对象大多是一些民工和摩托车司机这, 可便宜了我们这帮以前是她老公学生的穷工人 我们一次只需花个几十块钱就可以和师娘玩个痛快。 师娘在床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她几乎样样都来, 比如口交啊乳交啊甚至于许多女人都忌讳的肛交她都很乐意接受。 每当她为我们这些学生服务的时候,师娘总是尽量满足我们的要求, 尽量让我们舒服和满意。 最让我们感动的就是即使我们这些穷学生囊中羞涩的时候师娘还允许我们欠帐, 但我们这帮学生都会在经济宽裕的时候一分不差的还上所欠的嫖资. 虽然师娘卖淫是自身喜欢性交 但这二年赚钱也不容易而且师娘收费又便宜, 我们也从来没有赖过她的帐。 师娘私下告诉过我说,我们这帮学生们做爱都很厉害, 但和那些民工和摩托车司机相比还是略逊一筹. 而那些强壮的民工几乎每次都能令她欲仙欲死。 师娘她说她喜欢男人在她的嘴里射精,也喜欢男人搞她的屁眼。 我问过她难到搞屁眼不痛吗?师娘笑着告诉我说她的屁眼被男人插即使很痛也是一种高雅的享受!她喜欢被男人征服, 喜欢身体和心理同时被男人征服!师娘说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身心都被男人征服。 师娘还给我说过,她最喜欢男人快射精时抓住她疯狂的抽插她的阴道或者肛门, 因为那样畅快淋漓的高潮会从敏感的地方迅速传遍全身 她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细胞都充满了快感!面对着如此性慾旺盛的师娘 我们的物理老师绝对吃不消。 性生活上得不到满足的师娘别无选择,卖淫就是她最好的出路, 既舒服又来钱何乐而不为呢?在一次酒足饭饱后, 我和同事阿杰都寻思着去哪里找一找乐子。 阿杰既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同事和战友。 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属于那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四大铁」关系。 我们走遍了许多色情场所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正当我们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 我想到了我们的师娘。 我对阿杰说: 「要不我们去找师娘玩一下算了, 你先来等你弄完了我再弄。 」阿杰连忙说好,就去找师娘干上一炮!至于谁先和师娘弄都无所谓, 咱们俩谁跟谁啊?他说完后我们二人对视一笑, 都异口同声的说: 「要不一起上她玩个双飞?」「哈哈哈, 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们俩来到师娘卖淫的出租屋 看见师娘正躺在床上百般无聊的看着肥皂剧。 师娘见我们两的到来立刻明白了她老公的这两个学生想要干什么。 我们对师娘说明了要两个人一起干她的来意后, 师娘的脸微微一红她埋下头, 羞涩的对我们说: 「其实我也想试一试两个男人一起插我, 但我又怕受不了。 」看着师娘羞红的面匣,我觉得她更迷人了, 真想立即把她的裤子脱掉好好的干上一翻!当我们一在表示会对她温柔些之后 师娘终于同意我和阿杰同时和她做爱。 但价格要稍微贵点,一个人100元,两个就是200, 看在师徒的份上两个人160元。 当阿杰付了钱后,我们三人都脱光了衣裤, 师娘微笑的拉着我们进了浴室。 师娘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她每次接客都必须要求先洗澡。 师娘手里拿着洗澡的莲蓬,轮流给我和阿杰温柔的清洗阴茎. 在师娘温暖的双手刺激下, 我们两的阴茎都不约而同的挺了起来。 我们分别玩弄的师娘硕大的乳房,我和阿杰的手都不停的在师娘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搓。 当我用手指捏着她如葡萄般大小的乳头时,我感觉到师娘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师娘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在经过我们两对她乳房的爱抚下, 她已经完全的进入了角色并开始有了轻微的呻吟。 /师娘的双手握着两根阳具,她缓缓的蹲下了。 她妩媚的望着我们,用手先轻轻的给我们套弄。 在她温柔的套弄下,我感觉阴茎更硬了,我用手抚摩着师娘发红的脸, 然后看了一眼阿杰。 阿杰这小子正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师娘的爱抚。 我和师娘的双眼对视在一起,握着两根阴茎的师娘长发披肩, 比平时显得更加风骚但不也失温存。 突然间,师娘对我嫣然一笑,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阴茎, 一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 而师娘仍然没有停止用手给阿杰套弄。 就这样,师娘交换着给我和阿杰出口交和套弄。 玩了一会儿,我们把师娘抵在浴室的墙上, 她双腿微张任凭我和阿杰的手和嘴在她雪白的身体上抚摸和亲吻。 我们一人嘴里叼着一棵师娘如葡萄般大小的乳头尽情的吮吸着, 就彷佛两个饥饿的婴孩想要把她乳房里的乳汁吸干一样。 我一边吮吸师娘的乳头,一边用中指慢慢的插入师娘浓密阴毛下的阴道里, 她的阴道温暖而湿润。 我的手指在师娘阴道里抽插的速度也在慢幔的加快, 师娘阴道里的淫水越来越多没过多久她的淫水就顺着丰满的大腿流了下来。 师娘嘴里也发出了亢奋的呻吟。 阿杰这家伙对师娘肥美的大屁股感兴趣, 他让师娘转了个身师娘站着趴在浴室的墙上。 他仔细的把玩着师娘性感的大屁股,并不时的用手轻轻的拍打着。 阿杰蹲了下去,他用双手将师娘的大屁股尽量的掰开, 然后深深的把头埋在师娘的两片肥臀中间贪婪的嗅着师娘诱人的体香。 师娘的两只手分别握着我和阿杰的阴茎, 把我们「牵」出了浴室。 她噼开双腿,往床上一躺,浓密的阴毛和饱满的外阴呈现在我们面前。 师娘裸露的生殖器使我们已经有些缩软的阳具再次变硬!阿杰翻开师娘的大阴唇, 将手指插入师娘那令无数男人消魂的阴道我则继续玩弄她的大乳房。 师娘闭上眼睛享受着两个男人的爱抚。 随着阿杰手指在阴道里抽插,师娘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她变的越来越淫荡也越来越疯狂 师娘对我们说: 「从现在起, 我要你们深深的插我你们要深深的插我的阴道。 」!早就按耐不住的阿杰立马提枪上阵, 握住坚硬的阴茎毫不客气的插入师娘的阴道。 师娘紧紧的抱着阿杰的背部,任阿杰像匹奔驰的骏马一样在她身体里驰骋. 阿杰把师娘压在身下尽情的宣泄着内心的慾望, 师娘叫春的频率也逐渐加快。 师娘虽然是在接客,但叫床的声音绝不是在敷衍, 她早就投入在性爱的欢娱之中叫床的声音不是发自嘴里, 而是出自丹田!一股从师娘丹田里传出来的浪叫声让阿杰更加兴奋 阴茎在阴道里抽插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被阿杰压在身下的师娘此刻如一头发狂了的母兽, 她翻身一越骑在了阿杰身上。 阿杰顿时由主动变为了背动。 师娘面对着阿杰,握住坚挺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重重的一坐, 然后开始疯狂的上下摇动。 她一边疯狂的摇动一边浪叫着: 「插,插啊!插死这个万人操的BB。 啊,舒服,要来了,就要来了……!「师娘丰满的大屁股上下晃动着, 在阿杰身上拍起一阵阵性感撩人的臀波。 我对阿杰打了一个响指,阿杰立刻明白。 我叫师娘趴在床边上,翘起大屁股,师娘的阴道由于经过了阿杰的抽插早就是淫水泛漤, 我轻松的将阴茎插入师娘的阴道然后抱着她的腰不停的插着。 阿杰也许是玩累了,他点燃一根香烟悠闲的抽着, 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欣赏着我和师娘的性戏。 经过十多分钟的疯狂抽插,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师娘也是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床单上早就湿了一大片, 到底是我们的汗水还是从师娘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 谁也不知道。 师娘躺在我和阿杰的中间休息,我和阿杰则一人玩弄一只师娘的乳房。 当我们的体力都觉得恢复的差不多时,三人大战又开始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休整,我和阿杰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我坐在床边,让师娘坐在我怀里,我搬开师娘的双腿, 让她的阴部尽量露出来。 阿杰站着将阴茎插入师娘的阴道内疯狂的抽送。 就这样,我和阿杰一直变换着这个肢势干她, 师娘的手紧紧的抓着我们我们就用这个肢势把又骚又浪的师娘插的高潮此起彼伏!师娘在我们的怀里泻了一次又一次。 最后的收尾工作开始了: 我躺在湿湿的床上, 师娘用阴道坐在我的阴茎上上下套弄。 阿杰在师娘屁股后面将他的阴茎插入师娘的屁眼里。 我和阿杰同时在师娘的阴道和屁眼里一泻如注。 看着乳白色的精液分别从师娘的两个骚洞里溢出, 我和阿杰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而师娘她正红着脸闭上眼继续回味着高潮后馀下的快感。 虽然得到了满足,但我们都累的筋疲力尽,我们倒在师娘流满淫水和汗水的床上沉沉睡去。 。